蚀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蚀刻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英特尔需要一场激变但欧德宁不是格鲁夫

发布时间:2021-01-22 05:10:10 阅读: 来源:蚀刻机厂家

除了勇气、机遇、能力,改变还需要什么?也许二十多年前,引领英特尔从存储器市场向处理器市场转型的格罗夫能给出一个完美答案。

正是其近乎偏执的执行法则在英特尔内部烙上的深深印记,让英特尔跨过摩托罗拉半导体Freescale 68K处理器与DEC的Alphs处理器的重重阻挠,在困境中逆市而为推出使用向前兼容与CISC指令集的处理器让英特尔一举反超成为处理器市场王者,而在适当的时机选择与微软结盟成就了其PC帝国的绝对王者地位。

看似简单的几次改变背后所蕴含的力量与勇气且是常人所能想象?当时间的年轮指向2011,当ICT界的竞争轮盘清晰的指向移动互联网时代,和煦的阳光照亮了新兴产业链上的一些厂商前方的路,也逐步瓦解着Wintel坚固城墙上的寒冷坚冰,当苹果iPad引领的Tablet风潮彻底模糊了PC与手机的界限,英特尔似乎又被推到了改变的边缘。

改变的最大挑战来自于RAM的挑衅,这是一个怎样的对手,或者是一个曾经的盟友?

这个曾经被英特尔鄙视,既而因接手DEC的StrongARM而对其进行扶持,最后因XScale计划差强人意被英特尔抛弃的公司。在PC领域铁打的营盘上,强大如Freescale、DEC、VIA、AMD等无一例外被英特尔打得落花流水,而这家来自英国且命途多舛的公司无奈选择低功耗低性能的微处理器市场,以回避英特尔的锋芒毕露。

与Intel在嵌入式处理器市场不断改变的内核架构策略不同的是,ARM选择的是一条执着坚守的路,尽管这条在夹缝中不断面对着死亡威胁的路并不太好走。首先是ARM选择了RISC指令集便没有放弃,然后则是昔日TI、Apple、DEC甚至是英特尔等巨头的扶持,幸运的是ARM终究还是撑到了柳暗花明的时候,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的爆发式增长终于将ARM推向了神坛。

有人说,英特尔最大的错误在于当初从DEC手上接过ARM的全部专利授权的时候,没有亲手结束ARM的生命,而直接推出自己的ATOM架构。相反英特尔将ARM发扬广大启动了XScale计划,为ARM提供了一个绝佳的生长平台。虽然后来英特尔也推出了针对移动市场的Moorestown平台,但却不得不亲眼见证ARM利用Crotex A8、A9的内核在性能与设计工艺(Global Foundry提供的28nm工艺)方面的全面反超,当ARM宣布2011年将推出性能五倍于ARM9的Crotex A15的处理器内核以进军服务器领域时,其期望进入PC市场的野心毕露。

欣喜的是英特尔正在付诸于实际行动的改变,但英特尔早已不是格鲁夫时期的那个激进偏执的伊甸园,现任CEO并没有能力在移动市场来一次彻底的变革,以采用理论功耗更低的定长指令集(RISC),可惜的是三十多年前的为英特尔带来无限荣耀的CISC又一次被强加于ATOM内核中。试问,X86中兼容的程序究竟有多少可以不加修饰的移植到手持式设备上?CISC指令之于移动智能终端又有多大意义?

前几天英特尔公布了一份近乎完美的2010年年报,过百亿美元的纯利润率昭示着其地位,但昔日盟友微软宣布下一代Windows 8将兼容ARM架构处理器足矣在英特尔的后院烧起一场大火,而同样英特尔想把PC上“Intel Inside”的标识顺利移植到手持终端上似乎并不那么容易。留给英特尔的时间其实已经不多,下一代Medfiled内核性能能否超越Crotex A9显得至关重要,而英特尔何时推出SoC模式的处理器同样令人担忧。

如同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PC领域上演的CISC与RISC大战,如今英特尔不得不去面对一场Atom与ARM的战争,未来胜算几许,其实可以寄希望于英特尔来一场彻底的激变,而非渐变。

能量起源

仙魔决(开局送VIP)

蜀山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