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蚀刻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希望你在未来等我

发布时间:2020-07-13 17:49:49 阅读: 来源:蚀刻机厂家

核心提示:穿过漫长漫长的黑夜,为何总是看不见希望,在绝望的时刻,坠入了无尽的深渊时,才发现希望一直在身边未成离去,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最后留下眼泪作为结局。——题记睁开朦胧的双眼,天还未亮我已经醒着,月光偷渡进我的卧室映射在还没有写完的文章上,那笔似乎变得更加憔悴,不难发现文章在月光下哭泣。水杯里的水莫名的... 穿过漫长漫长的黑夜,为何总是看不见希望,在绝望的时刻,坠入了无尽的深渊时,才发现希望一直在身边未成离去,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最后留下眼泪作为结局。——题记

在这安静的世界里我彳亍于柏油路上,周围的高楼大厦给人一阵阵压抑,曾经熟悉的一切,此刻却觉得如此陌生,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似的,我的心同不宁的风一同彷徨。彷徨与这个没有光的城市,在高楼与高楼的夹缝之间有一条一望无际的小路,为何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迫使我走过去,就像黑洞一样,对这陌生的小路居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是儿时树林中的那颗巨大的橄榄树,当她在一次出现在眼前时只是熟悉觉说不出个所以然。怀着好奇心向前走去。想走到路的尽头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是什么拥有这熟悉的感觉。

时光伴着我脚步的节奏渐渐离去,可路依然没有尽头,周围的一成不变,让我不禁怀疑时间是否停止?身心随着身体的疲劳也渐渐的疲惫了,像是一种幽怨压着心底一样,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虽然没有带手表的习惯,但是我知道离天明不远了,可路依然看不到尽头,渐渐地一种燃烧从脚底一直到头顶,无力的行走在小路上,这双鞋才买不久似乎变得格外陈旧,我一直在提醒自己究竟有没有必要继续走下去,我累了真的累了,而这一成不变的风景让我感到厌倦,即使它再怎么宽阔,在怎么使人心旷神怡,在习惯之后,感觉到的只是无尽的厌倦。在我即将放弃的时候,另外一种思想告诉我,我难道是在逃避吗?我不敢接受这现实的挑战,甚至连一条小路都无法征服,默默地前行,没有任何目的,只是一味的想走到尽头,仿佛那里有我所需要的东西,又或者是这条路根本没有尽头,或许尽头是万丈深渊,但是我并不想停下脚步。

阳光并没有让这条路的距离缩短,反而它变得更远了,这一片森林似乎比大海还要辽阔,一直没有边缘,这里没有一个石凳可以供你休息的地方,想要就地而坐可是又不想停止脚步,或许说不能,因为双脚仿佛已经不听自己的使唤了,感觉它是脱离了身体的一个独立的存在。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哭泣的感觉,为什么哭泣?为什么悲哀?为什么伤心?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是一味的行走,行走于这片荒凉的道路,感受着微风吹来的无尽伤感,始终眼泪被封锁在瞳孔里徘徊,久久不能低下,为什么呢?为什么不哭泣?旁边有没有任何人看见?此刻应该大声的哭泣,尽力的抒发自己的情感,为什么还要强忍住眼泪?难道是害怕吗?害怕被自己嘲笑。还是害怕其他的什么?

怀着这个信念我从没有停止脚步,尽管我已经没有知觉了,林间出现了黄昏的色彩,让我感到一阵阵莫名的彷徨,终于,我看到了路的尽头,在我走北京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出森林的一刹那,全身被兴奋包围,在我小小的身躯后面是一条时而曲折时而笔直的小路和一片大海般辽阔的郁郁葱葱。而眼前的不是万丈深渊而是最美丽的景色,她的美丽无法用文字形容。周围被两条郁郁葱葱的巨大山脉包围,在山脉之间有一条瀑布因为染上了黄昏的色彩而变得温柔,它静静的泻下像一条垂直的小溪一般,眼前的是一片野花五彩缤纷,可谓是“乱花渐欲迷人眼”上面还有蝴蝶在翩翩起舞,在过去是一个水池,周围是金色的细沙,在细沙上是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秀发流及腰尺,没有任何包装的天然女子在黄昏的渲染下手舞足蹈,迷人的舞姿似乎并不是来自于这个世界,反而像是天边七彩云霞里飘浮出来的,纤纤玉指感受着微风在指尖划过的快感,深情的眼眸里似乎暗暗地隐藏着深深的回忆,微笑着的脸颊满是幸福的味道。在花丛和草丛与细沙之间的是一栋两层楼的小木屋,这里的一切仿佛是那么的快乐,尽管我不知道除了人类还有什么事物会有感情,如果有那一定很快乐吧!因为我看到这一切时,心里是暖暖的,仿佛幸福就在眼前,仿佛忘记了曾经的所有,就连刚刚走过的小路都忘记了,这里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而我有幸坚持了下来,来到了这个世外桃源。

当我想要回头准备离开的时候,猛然发现她就站在我的身后,“怎么办?我会不会被当做小偷而挨一顿臭骂。”想到这里就是一阵阵不愉快。我深吸一口气等待暴风雨的来临。结果她只是露出夕阳般的微笑深入心里,暖暖的,可以从她的眼中看出她没有惊讶!或者是愤怒的意思,异常的淡淡。“那个……”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将声音一味的拖长。“你是谁?为什么回来到这里?”她轻言细语的问。“我是一个流浪者,无意间发现了这个地方。”“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晓曦,这个——我什么都没有拿。”“我知道,更何况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她看样子相信我。“那个我先走了。”我刚想要逃出这是非之地时被她叫住了,“完了果然还是怀疑我,这次完蛋了。”我心里暗暗的失落。“你一定饿了吧!不如留下来吃了饭再走。”她的笑脸似乎并没有恶意。“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本来想拒绝的,但是我的肚子投了反对票,我只有留下来先吃饭。“不过你连厨房都没有,吃什么呀!”我很疑惑。“到后面去吧!”她示意我跟着她,我跟着她来到木屋的后面。“这厨房很特殊呀!为什么选择在房子外面而不是里面呢?”我疑惑的发问。她和我说了一些放在屋子里面的坏处,什么木房子容易着火之类的我也既不太清楚了。总之她叫我去不远处的田地里面采一种紫色的蔬菜,和紫菜很相似。那种蔬菜叶子大,根很细,是我从没有见过的品种,真的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那幅画怎么回事?”我指着挂在墙上那副空白的纸,当时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要这样问?“你觉得好看吗?”她的回答让我顿时傻了,好看吗?什么都没有呀!我觉得她有点不正常,但是想一想我身边的人也经常说我不正常,于是我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挺好看的,画的是什么?”她偷偷地笑了。“画的是希望。”她的眼里有对某种东西的向往,可是我看不出那是什么?“哦”我似懂非懂的回答。她踏出门去,我跟着过去,她在池塘边的细沙上起舞,那舞姿时而像蝴蝶翩翩起舞,时而像孔雀开屏,时而像百花齐放。一种从未有过的视觉感受在此刻降临。却不知已到了晚上,那一丝丝秀发在月光的渲染下化成这个世界最美丽的弧线。这舞蹈好像在哪见过?只是回忆不起来。

她放下笛子对着我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好吗?”“说吧!反正现在也挺无聊的。”“说的是在一个古老的时代有一个皇帝得到了恶魔的力量吞并了其它国家,那个皇帝残暴不仁,经常欺压百姓,后来出来了一个叫克尔非斯的英雄,他拥有一种神秘的力量,那力量足以打败恶魔,他带领人们起义准备推翻恶魔的统治,恶魔大势已去但是因为恶魔到最后都要垂死挣扎,恶魔挟持着克尔非斯的女人想让克尔非斯用兵权来换,克尔非斯身边的朋友劝他以大局为重天下需要一个明智仁德的君主,克尔非斯也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人,他说:“我不会将兵权交给你的,觉悟吧!恶魔,你没有退路放开菲儿。”“是吗?那我就将她丢入异次元里面,这样谁也找不到她?就算你身边的安诺德能够将人复活,但是如果她进入异次元也就没有人找得到她,和死了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你可要想清楚了明智仁德的君主难道这女孩不是你的人民吗?”恶魔在背后划出一个黑色的圈悬挂在空中,一种无限的深邃感不知道这个黑色的圈会通向哪里?恶魔将菲儿拽到黑圈旁。克尔非斯沉默了,“快一点,我要将这个女人丢进异次元了”恶魔又一次叫唤。等到恶魔再一次张口的那一刹那间,克尔非斯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剑刺穿恶魔的胸膛,当他的手快要抓住菲儿的手时,恶魔用尽最后的力量用刀将克尔非斯的手斩断一把将菲儿丢进了异次元,“果真是一位明智的君主,只可惜你失去了你最爱的女人。”恶魔用嘲笑的口气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菲儿,”克尔非斯用尽全身的力量对着圈内呼唤,那声音充满凄凉,他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沉默了,大约10分钟后,他的手臂瞬间长出来回过头对安若德说:“这个世界以后就交给你了。”“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才是世界的君主。”“现在不地图状银屑病的症状是了,我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好还谈什么君主。”克尔非斯的声音越发低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安若德感觉有点不对劲。“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找菲儿。”“你疯了,那是异次元你不知道你能不能和她一起掉入一个次元,而且那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你会变成什么样,你都不知道。”“正是因为对那边的世界一无所知所以我更加要去,因为我仿佛感觉到菲儿现在处于黑暗之中,她现在很孤独,很害怕,她很需要我,因为对她来说我是她的全部,而对于我来说她也是我的全部,倘若没有菲儿我的生命将没有任何意义。”他说完之后奋不顾身的跳进了异次元,所有人的阻拦都没有用,最后异次元关闭,他们只能坐在那里哭泣沉默。而这一切都被那个叫菲儿的女人看在眼里。她在跳进异次元的时候头一直向着他坠入的黑圈,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怎么样这故事是不是很烂呀!她显出了一副忧郁的脸孔“没有,说的很精彩。”晓曦一直注视着她的眼眸。

晓曦走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好像缺少了什么?但是想到自己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又怎么会缺少什么呢?那种怪怪的感觉一直徘徊于心头,不知怎么了有一种不想离去的强烈冲动,他回过头发现女孩一直站在那里凝望他,然后女孩又开始跳舞了,他站在那里静静的看完女孩的最后一支舞蹈后离去了。为什么是最后一支舞蹈呢?仿佛在也不能来这地方似的,他迷茫了。终于筋疲力尽的他走出了森林,迈过了小路,看见了城市,在他看见城市回头想望见那女孩时才发现已经很远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积压在心头,身体和身心都疲惫的他躺在床上睡着了。

泪滴在心里激起一层层涟漪,在每一个安静的夜晚总会有一个人在星空下用笛子吹着不为人知的曲子,那忧伤的旋律似乎并不是来自于这个世界,星光灿烂的夜空里仿佛能够看见一个女孩甜美的微笑,流星划过天际,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思恋

陇南订制工服

中卫定做西服

抚州西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