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蚀刻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马航客机失联事件新闻角力背后的国力较量

发布时间:2020-07-13 14:24:01 阅读: 来源:蚀刻机厂家

一个月过去了。

从3月8日马航370航班载着239个人消失在茫茫夜空,一个月过去了,飞机依然下落不明。

“天生的电视剧本”——美联社的标题,道出马航370事件的波谲云诡。

经过媒体映照,关于马航370的人和事折射出多变的色彩。

透过媒体认知、思考这一事件,每一天人们都以为自己正在接近真相,却一再迷失在海市蜃楼中。

这一个月,我们透过媒体看到的,也不仅限于搜寻一架飞机……

世界媒体聚焦马航370航班

3月8日晨,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发表声明,旗下MH370航班于当天凌晨2时40分失去联络。消息传来时,距离飞机燃料用尽仅剩约一个小时。

这架原定飞往北京的波音777-200客机,载有239人,其中154个是中国人。

或许是一种巧合,3000多名中外记者此刻正云集北京,报道正在召开的中国两会。更巧的是,当天正值人大会议休会。记者们甚至不需任何权衡,就奔上了赶往首都机场的路。

尽管并未确证“失联”航班是否“失事”,但根据以往的经验和客机燃料即将耗尽的事实,很多媒体的语态已经调到了“空难”模式。

飞机难觅踪迹,第一现场就是机场接机大厅。从多年灾难报道中锻炼出来的各路记者,第一时间将话筒、录音笔和镜头对准了痛哭流涕的家属。

不知所措的家属面对媒体的长枪短炮——当这样的照片在网站、微博、微信传开,舆论沸反盈天。

相较失联飞机去向这个话题,对“无良记者”“冷血媒体”的声讨,对职业道德、新闻伦理的辩论,一度喧宾夺主。

有媒体发出倡议,请记者等待官方消息,不采访、不打扰家属。

有人点赞:“做得好!”也有人尖锐质疑:“虚伪!失职!”

一些媒体从业人员认为,绝无理由反对媒体报道包括家属痛苦在内的情况:没有不能拍摄的场景,只有不能采取的方法。

此时,另有两条线影响着舆论走向。

其一,是一些媒体频繁发布的祈福微博和图片。如果说,事发当天这些“催泪弹”尚能得到网友的支持和转发,随着时间推演,对“苍白煽情”的批评声浪越来越高。

其二,是经被各种新媒体平台放大的谣言。据不完全统计,从飞机失联消息公布开始,仅8日当天就出现了5条传播较广的谣言。

在漫天谣言之下,某些媒体的报道却“文不对题”,多是祈福和故事,缺少的是有价值信息,自然引来网民嘲讽。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马少华从“新闻框架”的角度加以分析:“国际媒体一开始就把这一疑云密布的事件放置在‘事实性’的框架之中;而一些中国媒体,也许由于飞机上的154名乘客毕竟是自己的同胞,则可能从一开始就把这一事件定位在‘情感性’和‘价值性’的框架之中。”定性失误(灾难报道还是调查性报道),战略目标就出现了偏差(引导舆论还是追寻真相),报道方式自然显出巨大差异。战略上的失误,非战术上可以补足。这一点,留给新闻人的教训非常深刻。

于是,事件初期的中外媒体,像是两条道上跑的车,方向各异。

报道深入,真相却“缥缈”

“几乎所有的干货都是《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路透社、BBC等英美媒体挖出来的,它们的报道真正对马来西亚形成了压力”

两本护照,曾给马航370事件蒙上了“恐怖”色彩。

8日晚些时候,意大利和奥地利成为舆论关注焦点--两国官方分别确认,马航所公布乘客名单中一名意大利人和一名奥地利人并没有登机,他们的护照先前在泰国丢失。此后马方开始就冒用护照登机一事,调查飞机遭到恐怖袭击的可能性。

正当人们或惊讶于注销护照竟能正常使用,或惊恐于“9•11”是否重现时,另一条线索又打破了之前的猜测--9日,马来西亚空军司令说,雷达记录显示客机在失踪前有折返迹象。几天后,这位空军司令又表示,军方雷达曾监测到不明物体的信号,但不能确认是否为失联客机,可也不排除飞机曾试图折返。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1日,一家澳大利亚电视台报道,失联飞机的副驾驶2011年曾邀请两名女乘客进入驾驶舱,并在飞行中与乘客拍照。两天后,有关机长的信息也被起底,包括他家中装有飞行模拟器、曾向社交网站上传修理电器的视频、是反对党领导人的支持者等。尽管马航坚称没有线索证明飞行员造成了客机失联,却无法阻止媒体对机长和副驾驶背景的挖掘。

冒用护照、飞机折返、机长行为……越来越多的“线索”被披露,真相却似乎越来越缥缈。

于是,媒体开始“各显神通”。

11日,CNN通过国际刑警组织,确认了冒用护照登机的两人为伊朗公民,其中一人希望到德国寻求避难,他们是恐怖分子的可能性不大。“护照插曲”告一段落。

14日,路透社援引不具名消息源报道,军用雷达数据显示,疑似失联飞机蓄意偏离航道,飞越马来半岛前往印度安达曼群岛。“折返疑云”向着“被坐实”的方向发展。

15日,在媒体对机长和副驾驶的重重怀疑下,马来西亚警方搜查两人各自的住宅;四天后马政府表示,机长家中飞行模拟器内一些数据已被删除。“机长嫌疑”逐渐加深。

惊悚背后,似乎藏着更多悬疑。

此时,中国记者也到达了一个又一个新闻现场--丽都饭店、富国岛、吉隆坡、搜救舰船。中国新闻人的努力,让国内受众及时看到了搜救画面,听到了发布会声音。但必须承认的是,这一阶段中国媒体在关键信息挖掘、证实证伪上几无所获。

《无法到达的新闻现场》--这篇网上流传甚广的分析文章,标题道出了中国媒体表现“疲软”的缘由:“仅仅‘到达’,仍然不是‘媒体的力量’。因为,有一些新闻没有‘现场’,而有一些‘现场’无法‘到达’。”

现场,不仅在发布会上或搜索区域,更在国际刑警组织、飞机制造商、卫星机构、机长住处。这背后,既有“不知向何处挖”的混乱,又有“挖不到信息”的尴尬,中国媒体的情报搜集和分析能力有待改进,这值得反思。

但是,即便想到了“现场”在哪,真的能够“到达”吗?

湖州设计职业装

哈尔滨西装设计

丹东制作工服

汕尾工作服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