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蚀刻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式金融独裁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7:01 阅读: 来源:蚀刻机厂家

美式金融独裁

9月17日,美国纽约,一场对华尔街富人的讨伐拉开了帷幕。  由网络杂志《Adbusters》发起的“占领华尔街”活动在纽约曼哈顿登场,吸引了上千人参加。示威抗议的人群,意图是要反对美国政治的权钱交易、两党政争以及社会不公正。  “华尔街的金融高管,造成了金融危机,却仍然拿着高薪,而我们却依旧那么贫困。”一位参与了游行的人士对记者说。正是在这样一个简单的实现财富共享的理念下,不足一个月,波士顿、芝加哥等全美主要城市都被卷入“占领华尔街”。  “坦率地说,许多美国人都很感到奇怪,怎么等了这么久才发生‘占领华尔街’这样大规模的游行示威。”美国纽约世界政策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詹姆斯•诺特(James N.Nolt)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说。  目前,“占领华尔街”甚至得到一些华尔街富人的支持。美国智治基金创始人及管理董事埃里克•杰克森便是其一,他对记者说“我也支持抗议者”。据纽约最新的民调,已经有2/3的纽约人支持该运动。  贪婪的野性  詹姆斯•诺特认为,当前的美国经济是大萧条以来最极端的时候。持续的高失业率、工资不涨甚至减少的情形已持续数十年。增长的收入落入产权人手中而不是工作人之手,使得民众对华尔街和其他金融中心的贪婪以及权力的集中感到愤怒。  金融危机爆发前,美国最富的10%人群已占全社会收入近50%。危机爆发后,企业裁员,工人长期失业,养老保险、医疗福利随即下降,中产阶层的资产大幅缩水。经济衰退让美国的中产阶级受到重创,而富人却很快收复失地并愈发富有。收入不平等正挤压中产阶级,穷人越来越多,分析人士甚至预测,美国有可能产生一批永远失业的底层民众。  然而,金融危机的源头——华尔街,不仅没有受到相应惩罚,反而因“大到不能倒”而得以用纳税人的钱补充其遭受的损失,每年还拿着上百亿美元去发红包。这种行为激怒了普通民众,也激怒了政治家。  法国智库蒙田研究中心经济分析师亚纳•德雷耶尔(Iana Dreyer)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金融部门在金融危机中得到政府等大量的救助,但是却没有改善其行为,比如现在仍然继续向高管支付高额奖金。  数据显示,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美国“证券期货与投资业”创造了1890亿美元的GDP,仅占美国GDP总额的1.3%,但该行业的薪金报酬却达199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  在20世纪初到1929年大萧条爆发这段时期,美国也处于收入分配恶化阶段。罗斯福新政,尤其是二战后黄金时期美国实体经济的复苏与繁荣,为包括中下层在内的社会阶层提供就业机会,使得美国国内的收入分配状况相对改善。  而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美国推行的金融自由化及全球化,美国国内的收入差距持续扩大。美国的财富分配失衡年复一年加剧。  近30年来,美国大企业及基金公司负责人的收入上涨了数倍,而普通工人的收入却仍然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的水平。  除此之外,华尔街的贪婪也铸造了贫富差距拉大的事实。  只要政府调控或监督稍有松懈,华尔街就会有利用他人资金,炒作金融泡沫,鼓励投机等行为的发生。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美国政府放松金融监管、长期压低利率、超发货币等背景下,华尔街贪婪的“野性”被充分激发出来,最终酿成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  但金融危机发生不过一年,华尔街的贪婪又故态复萌。华尔街近23家投资银行、对冲基金、资产管理公司和证券与商品交易所的员工,获得近1400亿美元的薪酬和奖金。  “尤其是美债危机之后,全球金融体系的病灶更重,人们对这个金融体系的不满更深。”美国华盛顿战略研究所的一位分析师对《财经国家周刊》的记者说,“现在金融体系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财富分配的机制,完全脱离了过去优化资源配置、促进实体经济效率的金融本质。”  最长的失业危机  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总裁理查德•特拉姆卡在9月底华盛顿布鲁克林学会召开的“解决美国失业危机”研讨会上表示,“美国没有债务危机,美国面临的是工作、失业危机。美国的高度繁荣正在破产。” 进入9月,美国失业率继续维持在9.1%,已经连续3个月保持在此高位。近9%的失业率仅仅是申报失业救济金人的统计数字。次贷危机以来美国失业率维持在9%以上的时间已经达到29个月,超过二战后最严重的滞涨时期。  官方数据显示,其中,非洲裔失业率是16.7%,西班牙裔失业率达到11.3%,而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23%。  与此同时,众多企业以资金困难为由,纷纷再次宣布裁员。根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就业数据,8月份纽约州雇主裁员2.2万人,显示其经济和就业形势不容乐观。  “如果政策制定者、政治精英忽视时下不断加深的痛苦,公众将会用一切办法寻找答案。导致美国政治极化的出现。”特拉姆卡发出警告。  美国的经济复苏指标其实是在好转之中。9月份GDP的增长率为1.0%,好于8月份。然而,年轻人对现在经济指标的好转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自己将来能不能有很好的前景,所以把就业看成是比经济指标复苏更重要的问  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张志新告诉记者。  荷兰国际集团(ING)高级经济学家卡尔斯滕•布尔泽斯基(Carsten.Brzeski)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认为,高失业率以及经济低增长率使得年轻人和近几年大学毕业生担忧他们无法过上和父辈一样富裕的生活。他认为,目前的经济危机威胁美国和欧洲边缘国家至少整整一代人的未来。  白宫附近的自由广场上,许多示威者向记者表示,普通美国人没有引起经济危机,却要为经济危机付出巨大代价。“我们曾有一个‘美国梦’——如果你受过教育、勤奋努力,就会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和美好的生活,但现在‘美国梦’已离我们而去。我们需要就业,而不是削减开支。”  在巨大的收入差距与失业率居高难下的背景下,“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爆发不足为奇。  德雷耶尔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华尔街游行一定程度也反映了游行者对政府不作为、对一个失败政府的忧虑。“奥巴马上台就高喊要改变,国会也说要通过金融监管法案去监管华尔街。为什么政府说到却做不到呢?这就是让美国民众感到失望而要采取行动的地方。”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帕特南对本刊记者说,“目前美国政府的税收有限,而需要支出的领域很多,高等教育的收费偏高,引起学生不满。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导致低利率,使得一些靠利率过日子的阶层,比如靠房租生活的老年人的收入受到影响。”  美国政府的福利制度也备受诟病。美国百利金融集团亚洲部联席董事总经理洪澄对本刊记者分析认为,美国的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等福利制度养了一大批懒人,导致政府支出不断增加,美国政府大量借债。高工资、高福利导致了美国产业竞争力下降,致使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产业“空心化”,美国只能靠金融业来刺激经济增长,这导致了危机的爆发。福利国家是没有明天的,高工资、高福利的危害尤其严重。他认为,美国的最低保障制度覆盖面要广,保障金额要低一些,政府应该把大量资金用于就业培训,而不是将其直接用于发放救济金。  全球资本主义的问题  对于“占领华尔街”全球蔓延的原因,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基本上反映出西方各国普遍存在的问题,即“金权”控制政府后形成的实际上的金融独裁。金融危机中,受到最大伤害的是民众,他们在金融危机中损失了大量财富,并受到长期失业的折磨,而作为真正肇事者的金融集团在此过程中并未受到惩罚。  “此次‘占领华尔街’运动反映了过去一段时期全球自由资本主义发展的深层次问题。”中国传媒大学网络舆情研究所总编辑窦含章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江涌认为,自由资本主义国家的创新发展代价一直由发展中国家承担,近年不少国家抵制风险转移,发达国家本国百姓不得不承受一些代价。在此发展模式下,一些发达国家呈现的一个明显变化就是中产阶级群体大面积坍塌,导致纺锤形的社会结构变成M型,社会对立情绪容易不断积累。  具体思考“占领华尔街”蔓延至欧洲的原因,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曲兵对记者分析认为,欧洲时下情况与美国类似,即国家债务负担大,债务缠身的国家推行财政紧缩,导致老百姓生活质量受到很大影响。欧洲人也产生了美国人相同的想法,即银行家是罪魁祸首,危机却转嫁到自己头上,因此也要表达其不满。  作为欧洲金融中心的伦敦城,伦敦证交所也受到与华尔街同样的“礼遇”。15日当天,伦敦参加反金融机构示威约有6000人,表达民众对贪婪银行家的不满。  伦敦证交所及大银行高管收入非常高,其薪酬结构一般是固定收入以及利润,还有分红。尽管遭遇金融危机,证交所、银行高管的收入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虽然英国政府近两年向其施加压力,要求其加大分红的披露力度,同时对其征税。尽管如此,民众依旧对其不满意。  当前英国民众的生活压力仍然很大。据英国金融研究所发布的报告称,“英国百姓收入锐减,今后两年内仍然会下降。”  和美国不同的是,英国把减赤字作为头等大事来办,然而其经济受拖累不完全是债务因素。英国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较大,其经济发展又依赖对外贸易,没有太多实业经济的支撑。  缓慢经济增长正深深影响英国就业市场。  英国的失业率目前是8.1%,失业人数在今年8月增长至250万,超过经济学家预期,达17年来最高,创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新高。  曲兵认为,“伦敦这样的活动不会取得具体、实实在在的效果。去年秋天、冬天到现在,英国有很多场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包括学生抗议政府增加学费等,但都未让政府让步,政府现在态度仍然强硬,即坚持紧缩政策。”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副所长倪峰对本刊记者表示,由于大的背景都是失业率高企,这在短期内不可能得到解决,因此“占领华尔街”的活动才刚刚开始。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战略管理博士、智治基金创始人与管理董事埃里克•杰克森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对倪峰观点表示认同:“美国当下仅仅处在10年复苏过程的第3年。未来2~3年,美国民众的不满将会更加强烈。”  亚纳•德雷耶尔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抗议行为表达了大众深切的焦虑,必须被认真对待,特别是他们不属于极右翼也不属于极左翼政党,因此表达了基本的民众的关注。然而,他们没有明确的组织,没有行动和政策纲领。如果危机持续时间过长的话,部分成员可能会走向极端化或者有暴力倾向,从而破坏社会的稳定。  兴衰史上的一笔  詹姆斯•诺特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占领华尔街”运动,虽然不会直接影响美国的经济和金融机构、银行家们的利益,但是会迫使他们做出某些反应。他认为,如果银行家因抗议者的批评声而良心受到震动,华尔街的公司或许有可能在今年年底不再向其员工发放大笔的年终奖金。  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的助理研究员张志新看来,“占领华尔街”,将督促美国政府尽快实施去年国会通过的金融监管法案,过去美联储主要监管银行,没有把AIG、“两房”监管划在内,金融监管法案出台后,则将这些大的机构都包含在内。  另外,在此次运动感召下,美国采取的措施可能会为欧洲起示范效应。加强对银行的监管,将会变为全球性的趋势。目前,英国已经出台了相关的法律,欧洲其他国家也会出台相关法律。  不过,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专家多数认为,从目前看,“占领华尔街”还难以改变华尔街根深蒂固的贪婪,对资本主义金融制度的改变,作用也极为有限。  钱立伟分析认为,美国华尔街的大多数投行、银行家对“占领华尔街”不会很在乎。因为他们的薪水是事先签好合同的,市场好,则红利多发,因此“占领华尔街”运动对其报酬影响不大。  钱立伟说,“占领华尔街”主要还是对政客的冲击。特别是美国明年大选,民主、共和两党可能会打这张牌。  张志新认为,奥巴马2008年竞选期间已经提出加强对华尔街的监管、对金融寡头的限制措施,怀揣着改变华盛顿的梦想。但结果并没有改变华盛顿,反而华盛顿改变了他。即使其再次当选,体现的也是美国金融团体的利益,很难从根本上改变此现状。  尽管最终的直接成效可能不会太显著,但“占领华尔街”还是将在美国金融资本主义兴衰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因为这一运动反映了美国社会的呼声,即始于上世纪80年代的经济自由化与全球化并未给美国中下层乃至中间阶层带来可持续发展的机会。“占领华尔街”运动将推动美国执政者反思以往政策,对未来美国政策取向将产生持续影响。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