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蚀刻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师爱是一本字典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7:12 阅读: 来源:蚀刻机厂家

陈亮

小时候,我是个“别字大王”。不用说“的”、“地”、“得”那么高深的学问,就连“他”、“她”、“它”如此简单的字眼都经常混淆不清。也因此,我的语文成绩一直很差,总是在及格线上下徘徊。

直到初一下半学期,班上调来一位新语文老师,姓刘,是从一所乡村小学调来临时补缺的。在第一次“摸底”考试后,我被刘老师叫到了办公室。我当时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战战兢兢地走到他的办公桌前,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出。

刘老师问我,“你叫陈亮吧?”我说,“是。”刘老师又说,“你的试卷我看了,基础知识一般,但作文不错,构思巧妙,情感表达也很好,就是错别字太多。我数了一下,你这篇768字的作文,错别字有49个,还不算标点符号。如果这是中考作文,恐怕阅卷的老师没耐心把它看完。”我望着他,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儿,刘老师说,“你卷子上的错别字我都给标注出来了,等试卷发下去的时候,你对照字典好好看看,以后争取少写错别字。”

试卷发下来后,我果然看见上面用红笔很认真地将错别字一一标注,并且有一些还做了详细注解。

期中考试后,我再次被刘老师叫到了办公室。他说,“陈亮,我看你的错别字还是很多。我还听同学们叫你‘别字大王’。你平时不查字典吗?”我站在那里,默不作声。刘老师说,“你的作文我看了,有潜力,但错别字太多。这就像一个人本来长得很英俊,但是蓬头垢面,没刷牙,没洗脸,让别人没办法细看。”

那天,从老师的办公室出来,我到学校的商店里转了又转,最终没舍得用两块五的粮票去换一本字典。那时候家里穷,上学都是自带粮食,然后到学校兑换成粮票,没有零花钱。一本两块五的字典,于我来说,就是一个星期的伙食费。我没办法让自己空着肚子去学习。

有一天晚自习后,刘老师再一次把我叫到办公室,递给我一本书。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本掉了封皮的《新华字典》,很旧。刘老师说,“我刚刚买了一本字典,这本旧的,就送给你了。别看它很旧,但里面的知识都是新的。我希望它能帮助你少写错别字。”

有了字典的帮助,我的错别字越来越少,学习热情也越来越高。初中毕业考试时,我以语文98分(满分100)的成绩名列全年级第一,作文更是拿了满分。上高中后第一次摸底考试,又夺得语文的全年级第一……

如今,刘老师已经不再当老师,回家乡务农去了。那本掉了封皮的字典也已经在多年的求学路上流落无踪。但老师当年的关心与鼓舞却深刻脑海,不时涌上心来,让我温暖不已。

老师,很想对您说一声,“谢谢!”

辉县定做工作服

贵州定做工作服

丹江口设计工作服

盘锦定制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