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蚀刻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冀东石油蜗居三小时

发布时间:2020-03-03 20:10:23 阅读: 来源:蚀刻机厂家

通讯员温雪婷  七月,低沉的气压笼罩在渤海湾上空,闷热潮湿的空气侵蚀着南堡一号人工岛上的每一台设备。  刘连迎集输班有三个直径仅1.5米的缓冲水池阀池,内置缓冲水池启停阀门。为防止阀门生锈,集输班每隔半月都会两人一组,“蜗居”在狭小的阀池内保养阀门。  7月22日上午9时,王宇和胡海涛踏上了三小时的“蜗居之旅”。  “测过有害气体浓度了没?”胡海涛问道。“没有问题,咱们系好安全绳,就可以下去了。”王宇笃定地说。于是,两人开始沿着池壁上的铁梯,手脚并用向下攀爬,光线渐渐昏暗,湿漉漉的空气夹杂着一股股热浪劈头盖脸地袭来,俩人的脊背上立马蒙上一层细密的汗珠。  “伏天儿干这活儿还能免费‘蒸桑拿’,真带劲!”王宇抬起黏腻的手掌,在身上麻利地蹭了蹭,继续小心行进。  5分钟后,二人到达距地面2.5米的阀池底部。直径将近1米,丝杠宛若小臂粗细的阀门“站”在中央,王宇和胡海涛挽住彼此的臂膀,屏住呼吸,才勉强在阀门和池壁间的空隙中立足。  “你站着别动,打磨丝杠,我到那边去,给螺栓加黄油。”胡海涛踮起脚尖,将身体全部贴在池壁上,用小碎步一点点蹭挪了半圈,和王宇迎面站定。  愈加毒辣的阳光,烘烤着大地,温度不断攀升,密不透风的阀池,宛若一个巨大的蒸笼,刺鼻的霉味儿凝结在潮湿的空气中,不断蔓延。  此时,王宇双腿并拢,用后脚跟儿抵住阀池稳住身体,拿出砂纸快速摩擦丝杠底端,铁锈扑簌簌飘落下来,有几片和着汗水粘在他的额头。  另一边胡海涛眯起眼睛,借着池顶投下的阳光,仔细辨认螺栓位置,端起黄油枪头与螺栓缝隙精确契合。空间太小,施展不开,只能尽力将枪尾抬高。眉毛上的汗珠渐渐模糊了视线,眼睛被汗水浸透的通红,胡海涛的眼神却依然凌厉地对准着每一个细小的环节。  气温越来越高,憋闷的气压让人呼吸困难,俩人不时抬起身子,伸展手臂,仰头对着阀池口大口呼吸着稀薄的空气,挂在发梢上的汗水汇成小溪,伴随着剧烈起伏的胸膛,顺着他们通红的脸颊汩汩淌下。  三小时后,俩人终于从最后一个阀池回到地面,筋疲力尽的躺在阀池边,努力伸展着身体,呼吸着夹杂咸味儿的空气,刺眼的阳光让他们眯起了双眼,三小时的“蜗居”让他们觉得,此刻这片蓝色的天空如此可爱……

自粘防水卷材施工方案

摩托车专卖店

手机壳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