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蚀刻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太空开发行业实现民主小国新加坡也能扮演大角色

发布时间:2020-02-11 04:32:12 阅读: 来源:蚀刻机厂家

随着软件行业的崛起,人们可以获得很多分享知识。得益于开源编程语言和框架,才能让我们用到各种各样时髦的App应用。实际上,硅谷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那就是要回馈开源社区,因为正是依靠免费知识产权的分享,才让互联网能够迅速发展。如今,和软件行业一样,这种开源运动(通过基于开放源码的软硬件平台Arduino呈现)也开始逐渐影响硬件开发。

在硬件领域里,太空行业似乎已经深谙此道。Cubesat就是一个卫星设计开源社区,它为Cubesat地面卫星接收站、网络协议、技术支持提供服务,逐渐形成了一个开源设计生态系统。可以说,如今制造一个卫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容易。

低成本的小型卫星缩短了开发周期,这点和软件行业很像。随着越来越多的商业太空公司的出现,发射卫星也变得越来越普遍,而且价格也不没有那么昂贵了。一旦卫星进入轨道,它们就会按照用户意愿来完成工作,比如它们可以拍摄地球指定位置的招聘,监测轮船和飞机航行,甚至可以感知地震。最最关键的是,这种卫星很便宜,企业有能力向太空发射多个卫星,覆盖整个地球。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之后,由于这些卫星在低轨道运行,会在太空中燃烧殆尽,当然,这可能会引发一些太空碎片问题(电影《地心引力》就有类似的场景)。

太空行业以前一直受到政府管制,而现在,似乎正在走向“民主化”。即便是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也能从中受益,在“太空竞赛”中拥有自己的卫星设备。实际上,新加坡的电子制造行业非常强大,比重占到了该国GDP的5.2%。

“卫星其实就像是一台配置了无线电和太阳能板的计算机,它们其实和计算机一样,许多关键组件都是电子零件盒精密制造零件。而在过去的数年时间里,新加坡在此领域里已经掌握了丰富的经验,特别是半导体行业,我们制造了很多消费电子产品,也制造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Yi-Hsen Gian在出席EmTech Singapore大会上说道,他是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首席信息官。

“新加坡除了在制造领域非常专业,我们在设计领域也很出色。所有这些经验都可以应用在太空行业新产品,新组件,或是新负载的开发过程中,”他继续说道。正是看到太空行业有着巨大的“商业利基”,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在2013年专门设立了太空技术行业办公室,专门为大学或政府机构协调相关工作。

发挥优势

在刚刚举办的EmTech大会上,特地开设了与太空领域相关的一个分会场Space 3.0,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卫星研究中心主管Kay Soon Low发表了演讲。他把卫星发射任务分解成了三个部分:第一是卫星制造部分,涉及到卫星开发构建;第二是卫星发射部分,涉及到把卫星放置在火箭上,发射进入太空;第三是地面部分,涉及到要有一个地面站点,可以与卫星保持通讯。

除了卫星发射之外,新加坡在其他两个部分都有能力扮演主角。Gian表示,由于卫星发射需要至少30公里半径,而新加坡整个国家从东到西最长也只有50公里,所以根本无法实现发射操作。但是在其他方面,新加坡还是很有实力的,比如卫星组件研发制造,利用太空计算机提供数据流提供相关服务开发,等等。

“我们的服务包括提供卫星及其相关数据,这些还是很有价值的。此外硬件制造也令人十分兴奋,因为这也是一个有高附加值的行业。举个例子,你去商店给自己的手机买一块锂离子电池可能需要花五美元,但是同等电容的锂电池如果放在卫星里面,可能成本需要5000美元,因为它会涉及到一系列严格的测试和其他要求,”Gian说道。

过去太空行业的条条框框实在是比较多,这和软件行业完全不同,要知道当年史蒂夫·乔布斯在自己的车库里就能创建苹果公司了。不过现在,这种现象得到了改观。举个例子,硅谷初创公司Planet Labs就发射了一款微型卫星,可以拍摄地球高分辨率照片。这家初创公司还吸引了一些知名风投公司的投资,比如由Steve Jurvetson和Tim Draper创建的DFJ风险资本公司,这两位业界知名投资人在拜访了Planet Labs公司之后,就确定他们开发的产品非常有前途,很快就决定了投资。

Chris Boshuizen曾在NASA担任工程师,现在他是Planet Labs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Chris在EmTech大会上说道,“当时那两位投资人来到我们的实验室,虽然我们的技术略显粗糙,但是还是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因此决定给我们投资。最令投资人印象深刻的是,我们当时已经开发出来的硬件设备,这至少能让他们了解到,我们不是一个纸面上的公司…..我们在脚踏实地的做产品,也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而且还有一台卫星原型。我们希望能够发射这部卫星,可以说当时也算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之后,Planet Labs获得了9500万美元C轮融资。

Planet Labs的案例给新加坡带来了很大启发,也让他们看到了构建自主太空创业生态系统时需要面对的机遇和挑战。正如Gian所说,政府希望吸引更多太空创业公司到新加坡来,而这需要通过当地的教育系统来构建人才池,同时还需要得到大学和政府研究机构的支持。目前,新加坡政府已经成立了A*STAR太空研究代理机构。不仅如此,与新加坡政府有联系的公司也会带来更多创新,比如ST EleCTRonics公司就已经发射了自己的卫星。

Spire初创公司使用微型卫星提供海事数据,而Astroscale初创公司则专门开发用于清除太空碎片的技术,这些公司目前都在新加坡运营。但是,如果新加坡希望能够成为全世界太空行业里的佼佼者,那么他们可能还需要在某些方面多下些功夫,其中有一点恰恰也是新加坡略显欠缺的,那就是疯狂的“车库创业”精神,而这种乐观进取的精神早已融入到硅谷创业人的血脉里了。

那些拥有“疯狂”想法的人,在新加坡通常会显得很不合群,当地投资人也不太喜欢给他们投资。但不管怎么说,目前新加坡的创业环境正在发生改变,事实上,新加坡自己就是一个“不合群的国家”,因为当年他们义无反顾的从马来西亚联邦独立,并构建了一个全球化的国家。未来的几十年,新加坡政府已经有了一个重投资计划,希望能够再次发动这个国家创新的引擎。或许,对于这么一个社会稳定的国家来说,渗透一种“颠覆”的创业哲学并不容易,但是转型是必须的。

不过对于创业者而言,一个稳定的社会结构恰恰是他们最期望的,新加坡当地各种配套服务都非常棒,如果要构建创业生态系统,收效也一定比预想的要好。现阶段,新加坡尚处于转型的初级阶段,也许要在几年之后,我们才能看到成效。

(via TECHINASIA,译|快鲤鱼,转载请注明出处)

深圳工作签证证明

广州注册公司企业

深圳代理记账委托

中山注册公司营业执照